经过几番的波折,终于又回到了熟悉又陌生的宝岛。

看到了熟悉的朋友~离开的喘不过气的工作。

本应是两个人的旅程,变成了一个人的休息站。

只要一出门,外头就必定会下雨大雨狂风吹;决定要在房里休息,外头却看似好天气。

 

6月的沙巴之旅、八月的吉隆坡马六甲之旅;到十二月的一个人台湾之旅。

从一大班人马到独自一人。

一群人有一群人的快乐;一个人有一个人的自由。

 

岁末,又是全新一年的开始,即将要卸下教师一职,明年蛇年,又是怎样的一年呢?

昨天收到老弟发来的信息,说有打杂的工作找上门了~

暂时,不想碰教育这一环了。


又 是 一場畢業典禮。
看著說不上認識,更談不上熟悉的臉孔,參雜著半生不熟的,皆青春洋溢。

緣,短暫。
我被動地被牽引著。

簡單的握一握手。
大家都曾經是彼此生命中的過客。
輕輕地,淡淡地。

唯,
祝福你們,走出了這池,能鵬程萬里。




我試著愛上這城市


愛上這城市的空氣


愛上這城市的生命力


怎麼


卻只能用吳克群的某首歌名來形容此刻的感覺——越愛越難過


於是


不得不徹底地承認


我愛上的


不是這個城市的人


而是這城市的另一生命體和非生命卻依舊生活著的


 


不能留在這城市


或許


也是一件好事


 


畢竟


不是在適合椰子生活的地帶


即使是椰子在此


不能活下去的


是我


2011年6月10日~~


我終於看到了小時候的偶像~~光良品冠的光良


想當初他們單飛,還難過了一段時間。


聽到了李佳薇唱現場,耳朵真是享受,終於明白什麼叫做聽出耳油。


壓軸的是FIR~~阿沁帥啊~~~~~唱歌也好好聽~~~~


林凡 聽你說 嚴爵的我愛咖哩


能在期末考前讓耳朵享受轟炸


也是一種生活的享受


才驚覺,上一次在這裡圖圖寫寫,是在春假前的事情了。


走過了春假、歷經了一個月半的期末考、也走完了最近剛剛結束的文學獎。


才發現,下個禮拜就是畢業典禮了。


畢業典禮前的四份報告,未完成的超過一半;畢業典禮後的報告,更是毫無動靜尚未動土==


怎麼那麼狼狽的最後一個學期啊?


畢業典禮結束,才等於一切的開始~==


期末考==


729回家,也不能確定校內的行政是否已經把畢業證書之類的文件處理完畢~~==


文件沒處理好沒關係,最重要的是老師們要大發慈悲讓我順利畢業!!!!


重點無他,因為我要回家。


 


下個禮拜就是春假了~


台南的天氣依舊留戀在冬天的寒冷和陰晴不定。


可辛苦了我的鼻子脾肺啊~~~咳嗽傷風發熱喉嚨痛又同時上門拜訪~


話說,要是在十年後讓我懷念台南這城市,


是否就只剩下病菌的相伴呢?


我可對病菌愛得每個學期都一定得耗上兩個月的熱戀期,然後漸漸地冷淡,到了回家的時節,就自然痊癒了。


又進入第六週了。


今天要交的報告,可讓我打回了當初在學院面對報告的心態。


只是當初離譜的是,把沙大文豪的某一篇文本看完了就當自己已經完成了處理世界文學該做的事情,


報告的前一天才隨便上網搜羅資料,當天早上呈現前的10分鐘再趕下宿舍樓下、跟課室同一層的影印店打印出來徹夜未眠的成果。


這一次,則是倒反了。


我沒有把叉叉客的遊記啃完,只是搜羅了一些學術論文,就這樣,在期限前的第二天,馬馬虎虎地處理完畢;昨天則是咋中午就打印出來。


敷衍啊!


心裡是存有慚愧的。


但是這份報告就像是要我創作古詩詞一樣,跟我相剋啊~


這份報告,讓我更加決意不走中文學術路線。


 


那天,我向朋友探問了你的消息。


問你最近好嗎?


朋友給了你的電郵,說可以自己親自上門去敲敲他的msn。


我看著那一排由數字和符號組成的條碼,呆了一下。


不是因為為了停駐視線來掃描回憶的價格,但也暫時說不上為什麼。


或許是因為把曾經儲存的檔案從資料庫裡刪除了。


於是需要經由時間的loading來喚起曾經所珍藏的。


我還是沒有重新灌入那曾決意要刪除的倔強。


不想重蹈覆轍。


我說 我想把你也從目前最夯的社交網站裡也刪除了。


但是我尚未行動,因為不敢去翻閱那曾經流連的模樣。


 


昨晚,和兩個來到了成大才認識的朋友吃飯。


和朋友可以聊天聊超過兩個小時,這是我只有回到家鄉和一路一起成長的朋友們、或是在學院生活的麻吉們才會經歷的事情。


於是,經過我自身創設的衡量模式,我想,若干年後若想再聯絡這兩年認識的麻吉們,少不了以上兩人。


『讓我取暖』的一開頭就唱了:看起來朋友很多,知心的沒幾個,而最關心的還是你。


來到了這裡,我沒有像你當初所看到的那個我,天天看不見人影總是定不下來。


我停駐了周邊讓自己忙翻天的活動。我跟別人說,因為我把畢生年輕的火花都燃燒了在那兩年的歲月裡。


無憾。


上天對我不薄,要回憶那兩年的『豐功偉業』,有一起闖蕩的夥伴們成為回憶的一環;


也不愧於爸媽對我的期望。我一直都很感謝老天爺,讓我擁有的那份小小殊榮,讓一直對自己的實力有所質疑的也相信,雖然是小學校出生,可是還是能夠和城市人相較。


我沒有過於執著於成績,我都只但求能夠順利地完成我當下該做的『職業』。


不變的是,我還是堅守著從未認識你到如今依舊堅守著的,知心朋友,就那幾個,就夠了。


你總是說,要主動去認識多一些人。我雖不吝於給每個人親切的笑臉,但是我總是很難讓別人走進我的心房。


泛泛之交的蜻蜓點水的交情,我任由時間讓我所記得、所記得我的人來記得。


或許真的漸漸人走的路遠了,即使智慧真的沒增長多少,甚至原地踏步;


但是,總會有跌倒後的痛讓你記得,不要執著於路上的風景而流連忘返、或只為了追逐眼前的飛鳥而摔跤。


到底何者才是值得?或許每一刻我心中那把衡量的尺都一直在轉換。


漸漸轉換的是,我最關心的,已經不是你。


 


我可以是回到家鄉就完全跟網絡隔絕的人,累積起來兩個月的時間,我可以只上網不到兩個小時;我也可以是離開家鄉以後,每天一早起來洗漱完畢之後擦著面霜,一邊按下電腦開鈕的我。


洗完澡回來,進入了社交網站。沒想到居然看見你出現在聊天室的榜單裡。


我不是不曾留下我的問候,只是,我那總是接著佳節的賀語想要得到你的回應的方式,都只是一去沒有得到回复。


 


這一次,當作是最後一次的聯絡。往後,就留在意識的深淵裡,慢慢隨著時間耗盡。或深藏。


我還是舊計重施。


你說你的畢業典禮在6月11日,7月2日就回家了。


從當時執著於漩渦中的自己來看待當時的自己,


從你的字字句句中,


我終於不得不承認,


你從來都認為我總是不能了解你。


奇怪的是,得知了這個結論,承認了這個事實,我卻異常地平靜。


『你明白我要說的是什麼嗎?』


 


記得詩選老師曾告訴班上的同學一個例子:


一對情侶,男的是理工科系的、女的是中文系的。


考試前夕,男的想要女生陪伴他出席一場宴會,好讓大家知道他的女友是系花。


女生拒絕,說隔天有考試,想要專心準備。


怎知,男的卻說,你那些中文系的課,隨便去考都可以過關。叫我去幫你考都可以。


女生和男生分手了。


中文系的確被世人的眼光架上許多不同的誤解色彩。


 


你的那一句,你不是學中文的嗎?中文系不是學算命的嗎?


老師所說的例子冒出來。


我和你不曾是一對,但是如今我謝謝自己只是在後面窮追著你,更謝謝自己已經不再盲目下去。


不曾了解,無所謂;你也一點也不想了解,這才是傷人。


 


還記得當初大夥兒說過的『笑話』,說你卡著這麼久,到我最後一個學期才修通識課程,是為了能和我一起畢業;


他們說你栽種了向日葵,是為了在畢業典禮那天送給我。


花,是送了。


只是你是轉交給我早晨下樓買早餐的麻吉給我。


我還記得麻吉叫我的聲音和對白,我也記得自己心中的遺憾和失望還有默默地難過。


我把花留在了房間沒有讓它陪我出席畢業典禮。


我把花留在了房間沒有讓它陪我一起越洋回家。


當關上那有向日葵倚靠著牆壁的房門,


我讓自己也對你慢慢地慢慢地放下。


 


提早祝你一聲,畢業快樂。願你能夠當上一名出色的設計師,最重要的是,開心的設計師。


我想,對你的放下,我也畢業了。


 


 


 


 


有人說 能夠笑著看回憶 說明你已經放下了


當我漸漸地將你從生活的聊天中刪除


跟朋友們聊天的對象不再是你


於是發現


這一次



真的


可以從我生活中


變成雲淡風輕的那一塊了


 


 


曾經就像是品冠的『門沒鎖』一樣


你亦一樣從來沒來過


突然間


很想問問


現在的你好嗎


 


 


漂流教室


蘇偉貞老師說


寫的是離鄉的故事


捫心自問


那123ABC


交錯起來的


根本就是追逐你的背影作為故事的起點


突然很想回看


看看那一意孤行地自己


曾經倔強地認為


盲目的勇氣來為你築起的牆來拒絕別人的探入


或許


真的會有一個


我認為只要努力了就一定會有成果的結果


 


卻非如此


 


於是一年過去了


兩年過去了


三年 我在過著


 


朋友說,


不管還有未來,還是沒有未來,還是不知道未來


時間都會告訴我們答案


 


盲目追逐的兩年



三年之後


 


時間或許讓事情更加的模糊


是好是壞


無法論定


 


只是


 


三年後


 


當我能夠跟越洋的朋友說


我想要看著的背影的人


不再是你時


原來


真的手放開了


 


因為 追逐著的身影


不再是你


 


謝謝你殘酷地不給予任何回應


讓我學會了不再乞討著什麼


或許


有些人在生活中


就是注定不能留下任何的腳步


只能在百無聊賴之際


用嘴角的微微上揚來解除


心中那莫名染出的淡淡回憶


 


 


現在


不再在宿舍裡俯瞰你上班的身影


因為我離開了918


你也不在對岸的樓閣


 


我生活的空間轉了一個又一個


以至於


我忘了


什麼是向日葵的回憶


 


我現在


很享受著


就這樣


單純地


等待著


偶然走著


就能遇見的


那 另外一個人



簡單的問好


 


不帶任何條件


 


單純就這樣


 


就好


 


 


 


耳邊聽著的是蘇永康的“讓懂你的人愛你”


~愛只要一點點衝動就可以 了解卻少些默契都不行~


石康鈞的“另一種溫暖”


~什麼眼神 會讓你對上就不忘?


品冠的“恍然大悟”


~所謂一見鍾情原來只是倉促 太容易的幸福 誰會記得付出


 


之前跟快熟面說


事隔多年之後,放下了執著,難得的,終於看到了讓自己動心的人


只是


彷彿


總是都不是在對的時間


我學會了畏懼


於是裹足不前


當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何方的迷茫混濁著前方的視線


於是


只能停駐在時間運轉的中心點裡


祈求上天的憐憫


讓我能夠


在驀然回首的那一刻


能夠和你偶遇


貪婪地希望


你可以看見隊街的我


 


 


 


 


對著這幾的家屋半個小時,卻打不出半個字來。


想要消化自己的心情~卻發現聽的懂我說的人兒啊,都在為自己的課業忙碌。


228的和平紀念日,讓我這懶豬可以有連續三天的假期~


和台南認識的朋友們去唱K,度過假期的第一天~


早上九點起床,11點就去唱K~三個小時~~


還記得雅盈的阿姨帶我們去的民歌餐廳,我點了那首戀上另一個人,游鴻明的歌嗎?


我還記得阿姨說,靜下來聽,那是演唱者唱給你聽的。


今天,


我聽到了


我喜歡的你


唱這一首歌


 


於是,


我學會了


就這樣單純的喜歡


沒有強求 沒有衝動


 


謝謝你的 戀上另一個人